匈牙利孔子学院院长:学汉语就像打坐

Chinese learning resources 为帮助外国人学汉语
Study in China 在中国留学

匈牙利孔子学院院长:学汉语就像打坐

帖子mark » 10 10月 2009, 04:26

图片
匈牙利罗兰大学孔子学院院长郝清新

中新网10月9日电 据匈牙利《新导报》报道,现任匈牙利罗兰大学东亚系主任、孔子学院院长郝清新、匈语名Hamar Imre,是一位有相当造诣的匈牙利汉学家。他多年来致力于推广汉语教学,参加两国之间的各种文化交流活动,并为此不余遗力,为中匈两国之间的文化教流作出了优异的贡献。


  他是笔者认识的第一位匈牙利人,相识己有20年了。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北京,那时他还是一个小伙子,夏天的天气非常热,他穿着一件圆领衫,操着不熟练的汉语同我交谈。之后我们又有很长时间的接触,我带他品尝中国饭菜,参观北京的展览会、逛书市,记得他对佛学非常感兴趣。

  同他提出采访要求后,我依约来到孔子学院的办公室同他见面,时隔这么长的时间采访他,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,熟人之间不拘束,觉得很随便。在办公室里看到书架内摆放着很多匈文、中文原版的书籍,看来他的汉语水平己不是一般的水平了。

  我首先问了他学习汉语的经过。他说他的学习过程很复杂。1996年在罗兰大学东亚系和中亚系专修中文和藏文,1990年至1991年到中国北京语言文化大学进修,毕业后回到匈牙利考上了匈牙利科学院的博士班,1992年至1993年在台湾台北师范大学进修,主要学习中国的古代汉语,如老子、庄子 、《古文观止》等。毕业回匈后开始读博,并在罗兰大学中文系、赛格德大学历史系担任助教工作,讲授中国古代历史,同时在法门学院教授中国佛教史和古文。1997年获得博士学位,答辫论文是《澄观的生涯和哲学》,之后任罗兰大学中文系的讲师,教授中文。那时系里的老教授都退休了,只有他一个人,还有一些客座教授,所以工作还是很忙的。在2000年又去了日本进修,进行佛教方面的研究。

  2008年郝清新任大学东亚系教授,同时担任东亚研究所任所长,研究所下设有汉语系、日语系、韩语系、越南语系,还有一个东南亚中心;2006年12月成立了罗兰大学孔子学院,他任院长至今,在他的领导下,孔子学院发展迅速,2007年荣获了优秀孔子学院的称号。

  记者:你是何时、为什么对学习汉语感兴趣的?

  郝清新:从我15岁的时就开始练习印度的瑜伽,所以对东方文化内在的修为比较感兴趣,比如练习内息、吐纳,看了一些有关东方佛教方面的书籍。中学毕业后考上了对外贸易学院,但因为对东方更感兴趣,所以一年后就退学了,改考上了罗兰大学的历史系,想学一些中文、朝鲜文。当然学习中文很难,但我并不怕这些困难。经常有人问我,学习中文难不难?我回答他们,学中文很难,但只要你认真去学,就不会觉得难,对我来讲,这是一种乐趣,我很喜欢,我认为这是一种修为的练习,就像打坐一样,要静下心来。我可以整天练习写汉字,一写就是4至5个小时,也不觉得枯燥。我的老师玛尔菲.费兰茨对我们要求很严,至今我都记得他的一句话“汉字不应该在你脑子里,而应该在你的手里”,意思就是要经常地写,经常去练习,这话对我的帮助很大。

  在我开始学习中文时十几个学生,能坚持到毕业只剩下6个了。在中国的学校里儿童从小就开始学习中文,要学很多年,而我们外国人在大学里只学习几年,所以如果你不认真去学、不下功夫,你是很难学好的。

  记者:你除了对学习汉语、还对中国的哪方面感兴趣?

  郝清新:我对中国的任何方面都感兴趣。我喜欢在中国旅游,去看名山大河,中国的文化很丰富,值得学习。中国的经济发展这么成功,这同中国古代的传统是有很多的关系。中国人热爱工作,富有创造性、爱好和平,这同中国的儒教、佛教、道教传统是很有关糸的,是同中国人的思想分不开的,比如孔子的思想就很有价值,和谐社会是如何建立的?道德观念是如何建立的?在孔子的学说里都有阐述。

  我非常佩服中国的文化,对中国的佛教很感兴趣,它同印度的佛教不同,它是外传佛教与中国的国情相结合而产生的一种宗教,带有其独特性,或你们所说的中国特色,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,这种结合而产生的宗教发展成为中国历史上长久不衰的教派,这里边有很多的学问,值得研究。

  当然我也非常喜欢中国的饮食。中国的地方很大,有不同的菜糸,选择很多,我每次去中国都要品尝不同的菜肴,在中国家常菜和高级饭店的菜是不一样的;再有就是中国有很多的蔬菜,有利于健康。布达佩斯有很多中餐馆,我也经常去,匈牙利人很喜欢中国饭菜。

  记者:你在汉语教学中有何体会?

  郝清新:因为我主要是教古文的,很少教现代汉语,但我认为重要的是引起学习者的兴趣,让他们了解中国的文化,中国的思想,这些都是同西方不一样的。如何引导他们去了解呢?这就是要多看书,看古文,看原文,才能真正了解中国的文化。

  对汉学家来说,看原文是很重要的,看不懂原文就不能称为汉学家。你可以讲一大堆中国的事情,但你可能并不理解真正的内容、思想,如果只看一些外文的介绍,就不会体会到内在的思想。我们培养学生的主要目的,是要他们能看懂中国的现代文学和古代文学,不仅了解中国的现在,重要的是了解传统,能看懂原文就很重要了。

  中文系同孔子学院有很好的合作,它们的目的是一样的。学校目前有近200名学生,但能去研究中国古代史和和近代史、成为汉学家只是少数人,大部分的人可能去从事翻译、到公司里去工作。中文系有自已的博士班,每年招收2至3个学生读博。

  要学习得好和快,还是要有兴趣,如果你的动力不足,学起来会很困难。中文系和孔子学院经常举办一些讲座,介绍中国文化,还有电影周、文艺演出。今年的10月10号还有武术表演和文艺表演,是由中国汉办派团进行的,这些活动都能引起学生的兴趣,提高他们学生中文的自觉性。

  记者:请谈一谈你对佛教研究的心得。

  郝清新:我从事佛教研究己有20年了,经常参加一些国际研讨会。去年在美国一年,研究中国人对《华严经》的了解和解释,并在各大学和研究机构讲演。

  中国的佛教是从印度传来的,已成为地道的中国佛教,现在也有很多人相信,它同中国人多做善事、好事的传统是一样的,讲要同情他人、关心他人。佛教讲因果关系:比如说我们有缘分,这就是佛教的语言,这些对人的生活有很大的影响,它在中国人的头脑中烙有深深的印记。

  记者:请你对孔子学院的工作做一个评价。

  郝清新:在孔子学院担任院长,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值得骄傲的工作,有一些人认为这同大学的工作没有关系,因为经常参加一些社会活动,耽误时间。我认为是很值得的,这可以让匈牙利人了解中国的文化,了解中国。孔子学院对中文系的教学也有帮助,可以举办很多讲座,使学生能对学习中文更感兴趣,现在孔子学院在匈牙利已很有影响,去年参加了在中国举办的“匈牙利季”,今年又参加在匈牙利举办的“中国文化节”,同时学院也经常举办一系列的活动。

  孔子学院在不断发展,重视汉语教学,在匈牙利8所大学、10多所中学开办了中文课,在政府部门也开办了汉语培训班。我们下一步的计划是在外地大学开办一些孔子课堂,明年将开办3所,今后将开办6所,这样在匈牙利全国任何地方都可以学习汉语。我们也很重视在中学进行汉语教学,中学生掌握语言的能力很强,现在在罗兰大学附属中学已开办了3年,中文可以作为第二外语,计划再在6所中学开办汉语教学,可以作为第二外语。如果每个班有10名学生学习汉语,一个学校就有近60名,全国就有几百名。现在国际、匈牙利对中国越来越感兴趣,如果将来汉语成为推广很普遍的语言,不就说明了孔子学院办得是很有成功的吗?

  匈牙利有句谚语,大意是:“如果遇到了很困难的事情,对我来讲,就同学习汉语一样”。我希望以后,这句谚语会不存在了,学习汉语、掌握汉语将不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。(王于燕)

http://www.chinanews.com.cn/hwjy/news/2009/10-09/1901178.shtml
头像
mark
.
 
帖子: 4430
注册: 18 9月 2009, 14:26
地址: 美国 - 上海


回到 学中文 Learn Chinese

在线用户

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: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

cr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