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间老中医出国讲学

帮助你更好了解中国朋友,大家可以说说你对中国人不太懂而发生的经验和问题 Understanding Chinese,Helping Foreigners to understand China

民间老中医出国讲学

帖子herbman » 24 9月 2013, 13:10

夏日的一天,德国汉莎航空公司的一架波音飞机穿云破雾,飞行在北京-法兰克福的航线上。机上坐着一位古稀老人,他叫唐步祺,是四川成都的一位民间中医,他这次出国,是被德国友好人士邀请去讲学。

  一个民间中医还能出国讲学?有的人可能会不胜惊讶。是的,讲“身份”,他确实不高,几十年靠行医挣钱吃饭、养家糊口,至今还是一个只有别人誉称而没有任何行政机关评聘的“中医师”。可就是这样一位“中医师”,却具有大学本科的学历,出版了连一些中医院校的专家学者都叹服的几部著作,并且应邀出国讲学了。

  在这个德国,唐步祺惊喜地发现,几乎所有的中医诊所的门上都有一个太极图。这是德国人认识的中医?还是中国医生或是德籍华人在向西方形象地寓意中医?太极,有多少人能真正破解它的奥秘,唐步祺不得而知,但对他来说,有一点是真实的:他同他们相通了。

  阴阳及五行学说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一个重要的理论基础,有很深的内涵,正确地研究、把握和运用它,是打开中国传统文化的一把钥匙,谁掌握了它,谁就可能在中国传统文化的沃土上耕耘丰收。唐步祺正是这样的一个人。多年的行医经历和经验,使他深刻地认识到:掌握了阴阳五行学说,对中医理论的认识、研究和运用,就有了一个总纲,就能走上一条正确的民间中医的行医道路。

  唐步祺在德国、瑞士、荷兰等国讲学,听课的人除了这几国的中医和热爱中医的人士外,还有法国、意大利、奥地利的一些同行。由于他抓住了阴阳这个总纲,许多外国人一听就懂。经他讲解,他们对中国传统文化、对中医再也不那么陌生了。他们尊称他为唐老师——这是一个普通的中国民间中医在国外获得的殊荣!

  有一天晚上,一个叫卡尔的学员打来长途电话,称她的手臂抬不起来了,唐步祺通过其他人询问病情后说:“开两副姜附茯半汤。吃了准好。”第三天,卡尔打来电话说,痛症全好了,手臂活动自如,“唐老师太好了,中医实在太好了!”她热情地说。

  此后,唐步祺又多次应邀到德国、瑞士,新西兰等国为那些热爱中医、学习中医的人士讲学、答疑、行医用药示范。一次在瑞士讲学,全国的传统学校、中医杂志的人都来听他传道、授业、解惑。许多人受益匪浅。

  如今,听过他讲课的人散居西欧不少国家,他们用中国传统医药知识,也包括从唐步祺那里学到的“伤寒学”去行医,治病救人,效果明显。

生命烙印之二 治咳嗽初显才能

  唐步祺1941年毕业于四川大学,后分到四川省民政厅工作。1957年开始潜心研究中医,擅长治咳。咳嗽,在民间是一种常见病多发症。有大学语文底子的唐步祺,泛览历代中医典籍,对咳嗽的研究有特别的兴趣,并为此奋斗几十年,悉心体察推求,以“唐火神”历代医家有关论治为指导,建立了他自己的“咳嗽学”。

  1972年夏天,“文革”中期,唐步祺来到北京“避风”。在前门和老同学王利器的偶遇,成为他大展才能的开始。王利器是北大著名教授,他的孙子一年四季都咳,吃了许多人开的药,都没治好。而唐步祺几剂汤药下来,王利器孙儿的咳嗽病便被治好了。在王利器的支持和引荐下,唐步祺在北京住了很长一段时间。这期间,他给许多人看病,治好了他们的咳嗽、支气管炎、肺气肿。
唐步祺想写一部论述咳嗽的专著,把自己的经验总结出来,推广开去。对于有理论有实践的他来说,写一部书不难,但难的是出版,如果他是一名中医药院校的教授,自然另当别论,可他不过是个民间中医。苦苦思索之后,唐步祺决定走名人名家推荐的路子。

  1980年,唐步祺将整理好的书稿带到北京,请北京中医学院(现北京中医药大学)任应秋教授审阅。任教授为全国著述最多的中医教育家。他以极大的热情看完全书后,称赞此书为“与余之论有所合、实亦得咳嗽之机要!”最后,给予高度评价:“确是一本诊治咳嗽的佳作”,欣然为之作序。唐步祺又找到廖沫沙,请他题写书名。廖曾请唐步祺治过病深知他的本事,所以不仅题写了《咳嗽的辨证论治》的书名,还题写了“中医师唐步祺”的匾名相赠。

  有名人名家的首肯还不够,还得找有一定地位的人推荐。唐步祺去西安拜访同学、西北大学校长郭琦。时值郭琦夫人患肺气肿,寻医不遇,唐步祺用其所长治愈。郭琦夫妇十分感激,问其回成都的打算,唐如实告知。于是,郭琦将唐的书稿推荐给陕西科技出版社。出版社慧眼识珠,1982年该书出版。

  《咳嗽之辨证论治》问世后,受到读者欢迎。1984年,成都晚报社副社长林开甲听说唐步祺善治咳症,找上门来求治。林开甲患慢性支气管炎,长达20余年不愈,最后发展到肺气肿,动则气喘吁吁,走上一二十步,形似翻山越岭。唐步祺汤药、丸剂双管齐下,3月而愈。林开甲十分高兴,找到书法家周浩然为唐步祺写一中堂相赠,称为“大国手”。
  

生命烙印之三 发扬传播“火神派”

  把唐步祺引向这一条正确道路的,是清朝末年的一位医家郑钦安。郑钦安在医学理论上最大的贡献就在于,他善于运用汉代名医张仲景以阴阳为总纲的核心思想,并创造性地加以发挥于其医理、医术中。而唐步祺的祖父唐蓉生,是四川省永川县名医,所以唐步祺幼时便诵读方书,学以郑钦安所著医学三书:《医理真传》、《医法圆通》和《伤寒恒论》。

  唐步祺博览医书数十种,《黄帝内经》、《伤寒论》等中医典籍常置于案头,但他尤其偏爱郑氏三书。行医几十年来,始终以此为指导,逐渐有所积累。至晚年,他深谙郑钦安三书精华已到炉火纯青的地步,其行医用药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他不仅纠正了郑氏三书中的错讹之处,在一些方面还有所发挥。郑钦安善用姜附等大辛大热之药治病,许多人称他为“姜附先生”、“郑火神”,唐步祺亦效法,不少人也渐渐以“唐火神”称他。

  就是靠这把金钥匙,唐步祺治愈了不少疑难杂症,令许多人包括一些专家学者刮目相看。孟宪钦,某医科大学教授,二十几年前患阵发性心悸,经心电图检查为心房性期前收缩。她曾三次住院做系统检查,没有找到病因,后诊断为阵发性、特发性房性心律不齐。她曾运用现代医疗手段系统地对症控制筛选有效药物,均无效果。经人介绍,抱着试一试的心情,她找到唐步祺,经3个月治疗,唐步祺治好了困扰她多年的疾病。这位用现代医药科技知识培养出来的名牌医科大学教授,用现代医药手段治愈过不少病人,但治不了自己的病。她的同行中不乏现代医药学专家,也对她的病束手无策。然而,一个不起眼的民间中医只用了3个月30副中药,便治好了,费用也不过是二百元钱。

  从郑氏三书中受益不少,唐步祺便萌发出把郑氏三书整理,加以阐释出版的想法。从事这样的学术专著,要查阅大量资料。这些工作即使在藏书万卷的高等中医学府做起来也相当困难,况且唐老当时已年过古稀,坐的时间久了,双腿发麻,眼睛昏花。可为了阐释三书,唐老每天坚持到深夜。1985年还干脆关了业务兴旺的诊所,每周只在华西中医药研究所看两个下午门诊。

  三书的出版,在医界传为佳话。成都中医院(现成都中医药大学)研究员、原副院长侯占元兴奋地说:“当今像唐老这样连续出版学术专著的个体中医,在全国也不多见。郑氏三书著作精深,未有阐释,所以不为世人所知。想不到一个民间中医竟把这件大事做了!”
书刚问世,就受到了日本医界的重视,日本东洋医学会副会长、汉医专家伊伊藤良大加赞赏,称填补了日本研究汉医史缺清伤寒学派的空白。日本北里东洋医学综合研究所长、汉医权威矢数道明还将其收入《汉方临床》丛书。1996年,巴蜀书社准备将三书合为一册发行,全国人大副委员长、九三学社主席、泌尿病专家吴阶平欣然题写书名。

生命烙印之四 唯愿医理得真传

  一个古稀之年的个体中医不图钱财而如此醉心于阐述祖国传统医学,究竟为了什么?一幅对联表达了他的心迹:“唯愿医理得真传,只求医法能圆通。”

  然而,这条路走得多少有些艰辛。在唐步祺看来,目前西医抗生素滥用,再加上中医的寒凉药(清热解毒类)的误用,使得人体的阳火降灭,导致许多很简单的疾病恶化。可温热药素来被盛行的中医派别所排斥,甚至有人称其为背叛主流的旁门左道,以致于真正拜倒在他门下的全是外国人和外籍华人。这让“唐火神”感到颇有些墙里开花墙外香的怅然。

  1999年秋,唐步祺接到了河南读者的一个长途电话,电话那头名叫向天清的小伙子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两人在电话里聊起中医,大有相见恨晚之意——大陆竟然还有年轻人对此感兴趣,唐步祺很是感动。

  不久,向天清登门拜访。开门的正是唐老,年近80岁的老人,看起来精神矍烁,差点让向天清误以为是他的儿子。那半个月,向天清陪着唐老行医问诊,闲暇时则深入交流中医的现状和发展,年龄相差悬殊的他们,成为了忘年交。临走,唐老在书的扉页上写下“愿天清学友熟读而深思之,在继承中发扬、弘播火神派医学,是所至盼”的话作为鼓励。把向天清送上车后,唐老还给了他一个治疗咳嗽的秘方,并教给他其中的禁忌和泡制方法,交代他可以此为生,增加些收入。

  2002年秋,向天清第三次到成都跟随唐老行医。唐老胸闷,让家人请来向给他诊治,向按照“火神派”的思路大胆用药,唐老的眼神里流露出赞许。第二天,唐老将向请去,向全家人一一介绍,向天清有幸成为“唐火神”的正式徒弟。

  拜过师后,向天清很有危机感。两个韩国的大师兄,他们花巨资来中国的中医药院校学习中医,留学第二年就开始四处打探民间医术高明的老中医,而我们国家的中医学生似乎很麻木,根本没有拜师学艺的渴望,仅仅满足于一些书本知识,而中医却重在师承。

  让向天清和师兄们痛心的是,一直力挽中医的师父,最终也迫于种种压力而屈服,住进医院动起手术——自己的学术,自己最终却无力坚持,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,究其原因,还是“火神派”只局限在一个很小的圈子里,没有广泛地被社会和大众承认。

  目前,向天清和师兄们正在抓紧时间整理数年来的医案,以期出版成册,这也一直是唐步祺生前的心愿,只有系统化,才能让“火神派”尽可能快地被更多的人知道、接受和认可。
herbman
 
帖子: 5
注册: 24 9月 2013, 12:44


Re: 民间老中医出国讲学

帖子mark » 28 9月 2013, 13:17

中国人对中医有什么看法,中国朋友们,请说说!我想知道,真的有效果吗 ???

:wasntme:
头像
mark
.
 
帖子: 4430
注册: 18 9月 2009, 14:26
地址: 美国 - 上海

Re: 民间老中医出国讲学

帖子jetzu » 28 9月 2013, 17:54

我知道有一方子,猪肺猪喉管煲橄榄治疗咳嗽,效果非凡,猪肺猪喉管营养成分补充人体喉管生长需要,有助喉管恢复,橄榄杀菌。中药不会像西药一样副作用大,中药相当于西药的复方济剂,浓度没有西药那么浓,所以见效慢,中药还有调整身体机能平衡的效用,急病用西药,不急就用中药。
jetzu
 
帖子: 65
注册: 15 11月 2011, 17:07

Re: 民间老中医出国讲学

帖子herbman » 30 9月 2013, 21:12

中医是中国的传统医学,对于许多慢性疾病,比如心脏病、糖尿病、肥胖症、慢性呼吸道疾病以及癌症等具有非常好的疗效。日本人从中国学习了这种医学之后,经过改造,形成了自己的“汉方医学”,所以在日本,传统医学也非常受欢迎。
herbman
 
帖子: 5
注册: 24 9月 2013, 12:44

Re: 民间老中医出国讲学

帖子mark » 30 9月 2013, 23:35

是不是因为中国人和日本人都是东亚人,身体的问题都比较像? :?:
头像
mark
.
 
帖子: 4430
注册: 18 9月 2009, 14:26
地址: 美国 - 上海

Re: 民间老中医出国讲学

帖子jetzu » 09 10月 2013, 22:49

这个和身体关系不大,和文化相同有关系,中国一向来提倡中庸之道,四平八稳,所以中医也借用了这个宗旨,要阴阳调和,比如中医阳气太盛就容易上火,就是阴虚火旺,有时候就会容易某处发炎,阳气太弱就会怕冷,吃了生冷东西肠胃不好,消化不良等等。
jetzu
 
帖子: 65
注册: 15 11月 2011, 17:07



回到 中国之窗:了解中国朋友的平台 Understanding Chinese People

在线用户

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: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

cron